春节随笔,浮生小记——痛老板佳节诉衷肠

昨天是除夕?

那今天就已经是大年初一了?

游走各群抢了一夜红包又卖了一天菜,手指的酸疼和老腰的抱怨让自己确切的知道是过年了,可心里,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想了想,大抵有这两方面因素:

一是开店把日子过成了只分来菜和不来菜两种。

二是缺少了一桌家人亲友团聚的年夜饭。


之前看到乐活的征文,脑子里都想好了一段话:“吃到了熟悉的年夜饭,我那九转回肠的思乡情啊,弥漫上了一股浓郁的酱爆香。”

原想着就凭这句怎么也能赚老高几两银子,结果没来得及九转回肠的思乡,却徒手分装了一上午的猪大肠。晚饭也没有想象中的酱爆香,孩子发烧没能如约去朋友家一起聚餐,我又是7点多才回到家。

 

 

宽敞的客厅,偌大的餐桌,三人挤在一角。举杯相庆,一时竟有些不知该祝福些什么。儿子说他的愿望是新的一年打三国杀的水平能超过我,真是个有志向的孩子,心里不由替菩萨悲哀了一阵儿。

轮到自己,真不知道该许个什么样的愿望,想了想还是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吧,毕竟这一年多领悟最多就是——健康是金,平安是福。

 

这种有些异样的节日情绪一直弥漫在心头直到初一早上和父母视频时炸开。老妈说了一句“我后悔了,不该让你们走。”虽然自己嘴上还笑着让老娘快来加拿大一起过,可心里却如万头草泥马奔过。

 

随后就是一个人静静的独处,不断地问自己。
自己后悔么?坦白的说也动过这样的念头,在无法和父母团聚的节日期间更加强烈。

但无论生活的艰辛还是离乡的孤寂,不都是来之前就已经有预期的么?

虽然工作劳心劳力,但似乎也格外充实啊。

虽然现在干的活都是从未经历过的,但决定出国不就是为了换一种生活方式,多一分人生经历么?

所以工作、生活方式的巨大转变以及所谓的落差并没有真正让我沮丧或者后悔;身体和精神上的高负荷也同时让自己学到更多;虽然不能和国内好友欢聚畅饮,打牌打屁,但也在这里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虽然自己没有吃到一顿丰盛的年夜饭,但是想到岛上不少华人家庭的餐桌上,或多或少都用到我们小店的食材,心里也是一种慰藉。

唯独父母一事,百思难解。只盼他们,身体健康,只愿能够,早日相聚。

(原文来自 2016-02-10 乐活PEI微信公众号)

Posted in 爱岛新闻, 移民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